【bgibp农业网】

— 【bgibp农业网】
手机访问: http://mfcs.moban5.net

田间道路被邻居强占无法进入自家劳作十余亩耕地被撂荒现讨要说法

来源:未知时间:2020-09-13 07:55:58编辑:admin 当前位置:【bgibp农业网】 > 仙人球 > 手机阅读
只因邻里矛盾,玉门市花海镇南渠村九组移民郑维璋家的田间道路被邻居强占,十几亩耕地由此撂荒两年,郑维璋夫妇失去了生活来源。这起持续了2年多时间的邻里纠纷,虽然地方政府和司法部门关注,但迟迟难以解决,58岁的郑维璋不知道何时才能耕种自己的土地。

  邻里闹矛盾,田间道路被强占

  今年58岁的郑维璋原籍通渭县,后因成为张掖市老寺庙农场的职工而落户张掖市,再后来因下岗失业,于2000年居家迁往玉门市花海镇条湖村(现撤并为南渠村)生活。2002年,郑维璋向村委会缴纳了3000元集资款之后,他才成为这个村的暂住人口,由当时的条湖村农工商公司承包给近20亩土地耕种,此后,他每年向花海镇农业开发中心缴纳300元的管理费。

  有了土地便有了生存的根本,“这些年种植些红花、孜然等经济作物,每年能收入一两万元。”十多年来,郑维璋一家人为此而宽心。

  可是,好日子从2013年开始戛然而止。

  郑维璋向记者反映,2013年3月,曾经和他有过矛盾的邻居张百元强行占用他家通往耕地的田间道路,并于当年种上了庄稼,致使他们无法进入自家耕地耕作,十几亩耕地就此撂荒。

  “那条宽约5米、长六七十米的田间道路,是当时我用我的耕地和张百元对换后,雇佣铲车修出来的。”郑维璋说,张百元用武力占了田间道路,还曾打伤了他和他80多岁的老母亲。

  记者了解到,郑维璋和张百元之间因琐事互不相让,矛盾不断升级,最终拳脚相加。2014年3月14日下午,张百元及其儿子在居民点殴打郑维璋和其当时已81岁高龄的母亲,玉门市公安局花海镇派出所民警处警。后来,张百元之子被公安机关给予行政处罚,郑维璋和母亲就此将张百元之子告上法庭索赔。2014年4月7日,玉门市法院作出判决,判令张百元之子赔偿郑维璋母亲医疗费等费用的60%,即9776元,赔偿郑维璋医疗费等费用的60%,即5077元。

  但是,就此判决结果,张百元之子至今没有执行。

  田间道路被强占,郑维璋一家人无法进入自家耕地劳作,耕地被撂荒,自己和母亲又被对方打伤,郑维璋觉得很委屈,开始讨要说法。

  维权路漫漫,耕地撂荒已两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郑维璋和张百元的矛盾逐渐升级,郑维璋数十次到玉门市和花海镇反映情况,虽然镇政府和司法所等部门也曾多次调解过,但矛盾未消,问题至今未解决,耕地撂荒两年。

  就此纠纷,花海镇政府以书面形式向记者进行说明。记者从这份《答复》中了解到,村民张百元以田间道路是他的耕地为由,在2013年5月毁坏了田间道路,在这之前,郑维璋撂荒的12亩耕地已耕种11年。2014年2月27日,郑维璋到南渠村反映情况,南渠村调委会调查调解,因双方争执较大,调解未成功。此后几个月以来,花海镇调委会、镇党委曾专门研究并多次派人到现场调查、调解,也曾告知郑维璋从居民点附近的另外一条道路通行,但郑维璋认为调委会和镇政府工作人员建议他通行的道路太远,且有可能和其他村民发生矛盾,坚决要求张百元恢复道路并赔偿,但张百元拒绝恢复,多次调解均未成功。

  花海镇政府答复称:2014年7月1日,花海镇调委会邀请花海镇综治办、花海司法所联合花海法庭、派出所、镇国土所、南渠村村委会负责人组成联合调解小组,再次对此纠纷进行调解,但因双方争议较大,且张百元明确表示不接受调解,无调解基础。当年7月2日、12月26日,花海镇调委会先后两次向郑维璋送达了调解告知书,建议郑维璋诉至玉门市人民法院,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

  郑维璋告诉记者,接到《告知书》,他曾多次到玉门市法院要求递交诉状,但法院未能立案,该院主管副院长曾经接待过他并答复进行协调处理。据记者了解,这位副院长曾于2014年5月22日通过手机给郑维璋发送过一条短信,短信称:我和花海法庭正在研究你的事,我们认为此事还是与镇上和村上协商解决。

  耕地被撂荒两年,郑维璋急了,就在记者进行采访的前些日子,他偷着从别人的地盘上进入自家耕地犁地,期望着明年能如期耕种。可是,郑维璋不知道,明年有没有让他光明正大进入耕地的路。

上一篇黑龙江:补缺农业农村发展“短板”,全面促成小康

下一篇洛阳宜阳循环农业转出新活力

仙人球本月排行

多肉植物热门推荐